崔荣利只身与歹徒殊死搏斗

新华社哈尔滨1月13日电(记者梁书斌)在核查一起特大绑架案件过程中,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西林派出所原所长崔荣利突遭5名持枪、持刀歹徒袭击。在战友中弹牺牲的情况下,他只身与歹徒展开殊死搏斗,身中17刀壮烈牺牲。

崔荣利,1953年生,牺牲前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分局西林派出所所长。1981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崔荣利长期战斗在打击犯罪的第一线,先后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向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西林派出所所长等职。从警20年,他侦破了500余起大案要案,数次荣记个人二、三等功,4次获个人嘉奖。

住院依旧无望,张娟开始怀疑自己是被月嫂感染,1月29日她让月嫂离开,和老公带着口罩照顾孩子。但很不幸,孩子很快也有了症状。

感谢您的理解与配合!

住院后的张娟还是焦虑、难过。又想孩子又自责,再加上涨奶,产后这些因素叠加让她几乎崩溃。

“为了头上的国徽,父亲的命都搭进去了。我既然接过他的枪,绝不能辜负父亲。”崔文君说。

一家三口感染新冠肺炎

住院后,张娟的亲友也都劝她,给她打视频电话,鼓励她。张娟在住院期间努力锻炼、调整心情,并积极配合治疗,最终治愈出院。

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心情一下子很难受,感觉不可思议。”张娟回忆,因为湖北省直属机关医院没有核酸检测项目,只得和老公继续一边寻找能做核酸检测的医院,一边询问能否住院。她记得自己当时浑身无力,已经封城的武汉大街上几乎空无一车,那天两人硬是走了几万步,很晚才走回了家。

澎湃新闻从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获悉,2月1日,张娟被收入天佑医院发热隔离五病区,当时已是晚上9点多。入院后张娟一直掉眼泪,心情非常低落,管床的医生和护士都安慰她,要有信心,经过治疗病情会好转。可是她仍然非常伤心。几经追问之下,才得知她还不满一个月的宝宝住在武汉市儿童医院。她惦记孩子,又忍受着涨奶的痛苦。

警方迅速调动警力紧急处置,2名歹徒被击毙,3名被抓获。经查,这起特大绑架勒索案,因为崔荣利、丁大成等民警的英勇无畏和壮烈牺牲,被劫持的人质安然无恙。据法医检验,崔荣利身中17处深度刀伤,其中前胸致命4刀。

2001年11月7日,一男子到西林派出所报案,称其叔叔打电话要他筹集100万元,怀疑被人敲诈。

就在报案人向其叔叔介绍进屋的崔荣利、丁大成为警察时,从两侧居室冲出5名持枪、持刀歹徒,疯狂袭击崔荣利、丁大成。丁大成开枪击倒一名歹徒后,头部中弹当场牺牲,崔荣利身中4刀仍与歹徒殊死搏斗,将一歹徒手指折断。歹徒夺门欲逃,被门外刑警迎击,关闭房门退回室内。歹徒向重伤倒地的崔荣利连刺几刀逼问外面警力部署情况,崔荣利视死如归,坚决不吐露任何信息。丧心病狂的歹徒连刺数刀,致其壮烈牺牲。

转眼间,崔荣利牺牲将近20年了,战友们没有忘记他。每年过年,原同事、现在佳木斯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任大队长的冯志广都要去他家里探望。每年11月7日,冯志广都要去他的墓前看看,为战友点上一支烟。

崔荣利立即向上级汇报,市公安局4名民警赶到协助调查。在报案人指引下,崔荣利、西林派出所副所长丁大成及民警们来到一居民楼。部署好楼下的警戒任务后,崔荣利等人敲开了报案人叔叔家的房门。

那天是1月31日,张娟说:“(孩子)烧的脸通红,几乎不怎么动。我们赶紧想办法,社区帮助联系城管的车把我们送到省妇幼(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但是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接收不了这样情况的婴儿,张娟和老公又不停打电话联系……记不清究竟找了多少人、问了多少家医院,才终于把孩子送进了武汉市儿童医院,随后孩子确诊新冠肺炎。

这个三口之家,正在努力回归正轨。

到家不久,社区给张娟送去了饭和一些吃的,让她感觉很温暖。“但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还是特别想宝宝、特别难受,觉得太对不起孩子了。”张娟表示,她特别想知道,孩子出院后还能不能吃她这样新冠肺炎治愈者的母乳,为此很焦虑,也咨询了很多医生,但都说最好不要继续母乳喂养了,这让她感觉到非常遗憾。

崔荣利牺牲后,被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2002年2月8日,被公安部追授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

崔荣利原同事、现任汤原县公安局局长陈铭说,崔荣利为人朴实,把全部心思都投入到工作中。面对危险,他总是英勇无畏、毫不退缩,直面歹徒的枪口和尖刀,越是关键时刻越挺身而出。

1月27日,张娟把孩子交给月嫂照看,和老公去附近的湖北省直属机关医院拍了CT。医生表示,张娟的肺部有问题,应该是新冠肺炎。

终于,2月1日,在张娟老公单位和社区的帮助联系下,她住进了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2019年7月,张娟老公博士毕业后在武汉就业,夫妻两人也搬到这里定居。小家庭的幸福生活刚刚开始。2020年1月13日,两人的孩子出生了,张娟提前请好的月嫂便到医院帮忙。

据张娟回忆,1月21日左右,第一个月嫂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之后离开。1月22日,月子中心派了第二个月嫂上门服务。而到家不久,第二个月嫂便开始咳嗽、发烧。很快1月26日,张娟也有了咳嗽症状。她非常担心,第二天便决定去医院检查。

她刚刚满月的孩子因出生半个多月便感染了新冠肺炎,尚在武汉市儿童医院接受治疗。张娟老公症状较轻,于2月8日住进武汉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接受治疗。

2月17日,出院后在家隔离的张娟告诉澎湃新闻,孩子目前核酸检测结果还在反复,虽然咽拭子阴性,但肛拭子阳性,具体出院时间还不清楚。张娟老公症状较轻,确诊新冠肺炎后,上报社区并排队等待住院。目前在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住院治疗。

那一夜在武汉市儿童医院的急诊大厅里,实在走不动的夫妻两人准备打地铺过夜,第二天再为张娟住院想办法。急诊大厅里的护士和保安看到夫妻俩,好心帮他们联系车,又替张娟联系医院。虽然联系住院未果,但武汉市儿童医院联系到的车将张娟夫妻二人送回了家,到家已是凌晨3点。

得知情况,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隔离病区的李兰兰主任在治疗之余,与护士长李雯婷一同帮助张娟按摩乳房,教她挤出奶水缓解疼痛,鼓励她为了早日和宝宝相聚要配合治疗,多吃、加强营养、适当运动。

建立信心,积极配合治疗

崔文君是崔荣利的女儿,如今也在公安系统工作。崔文君回忆,小时候经常见不到父亲,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那时不太理解他。自己也当了警察后,开始理解父亲。